陕企突然密集出手的背后……

每经记者:秦风 每经编辑:师安鹏。

大学生学士服定妆照: 法律系女生笑的真甜, 陕师大风格最迥异

2018年7月下旬,深交所副总经理王红一行,高调入黔。

在贵州,王红一行联手贵州证监局、贵州省金融办,在与老干妈在内的三家企业深入交谈一番之后,抛出了橄榄枝——“欢迎贵州企业去深交所上市、发债”。

“老干妈要上市”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

三个月后,陶华碧坐不住了,很少与媒体接触的她主动坐在了摄像机跟前,更加高调地回应了深交所——不要贷款,不要参股,不融资,不上市。

像老干妈这般特立独行的企业,确实不多。

贵州有一家已上市18年的企业,近期市值再度突破万亿。

今年5月末,超过2400多人参加了这家企业的年度股东大会。

阵势有多大?公司在机场、接送大巴和股东下榻的酒店里,竖起了醒目的电子屏——“股东是茅台永远的家人”。

为了表示对“家人”的感谢,茅台决定拿出182亿元分红,同时茅台新任董事长临时决定,恢复往年参会股东可平价买一箱茅台的惯例……上市,对很多企业来说,是个“又爱又怕”的选择。

016月初,证监会向外界释放信号——IPO的审核尺度,较之前并未有所放宽。

一周之内,四家上会企业,一家因撤回材料取消审核,一家企业被否,过会率只有50%——近两月来,首次出现企业闯关失败的情形,也是今年被证监会拒之门外的第五家企业。

很遗憾,这是一家西安本土的企业。

这家名为“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2016年1月在新三板挂牌,次年7月向证监会申报IPO。

原本是陕西上市公司数量可以再进一步的希望,不料近两年的排队等候,如今却黯然收场……这两年对于瑞联新材来说,并不好过。

早在企业决定IPO的时候,就有媒体对其关联交易、股权结构提出质疑。

作为当事方,瑞联新材对于自身的一些发展问题最是清楚,后来也采取了一些措施,诸如终止部分关联交易行为。

陕抗6号西瓜种子陕师大免费发西瓜 图-1

如今看来,补救工作显然不够彻底——如果一家拟上市企业,关联交易较多且异常,同时股权结构不够明晰,甚至无实际控制人,监管部门在审核期间都会“重点照顾”。

无论是开业年限,还是对现金流(或者营收)、业绩,监管部门均有着硬性要求。

瑞联新材想要再次通过IPO进入A股,难上加难。

一套流程走下来需要数年甚至更久,在过去几乎是个常态。

某陕企自2009年改制重组,便吹响了IPO号角,如今依旧徘徊在A股大门之外……虽然在今年二季度,发审委的通过率达到了百分之百。

但是,一旦有企业抱侥幸心理,等待它的,只能是无尽的郁闷。

02在冲刺IPO的路上,陕企这两年的姿态可以说空前的主动和积极。

陕西证监局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启动IPO上市辅导的陕企共有11家,辅导备案时间自2017年7月到2019年3月均有。

如不出意外,这些“后备军”在IPO成功之后,陕西上市公司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将会有明显改善。

一直以来,陕西上市公司数量相对稀少让人尴尬。

截至目前,全省51家上市公司的规模,即便是与南京、苏州这些单个城市相比,都有着很大的差距(后两者辖内上市公司数量均已破百)。

2018年,江苏过会企业22家,新增上市公司数量居全国第一;截至今年7月末,正处于IPO辅导期的苏企多达27家。

陕抗五号西瓜种陕师大免费发西瓜 图-2

通过IPO途径寻求叩开A股之门,需要足够的底气和耐心。

但并非所有的企业都有耐心。

毕竟,还有一条“捷径”搁在眼前——借壳上市。

史玉柱2015年的那次借壳,让不少人记忆犹新。

彼时,已宣布退隐的史大佬,率领从美股完成私有化的巨人网络,转战A股市场——这家公司推出的网游《征途》,曾让不少年轻人玩到最后只能啃馒头就咸菜。

巨人网络并未选择走IPO之路,而是盯上了一家名为世纪游轮的A股上市公司。

斥资逾130亿元之后,巨人网络接下了世纪游轮的全部股权,从而完成了上市之梦。

借壳的最大特点在于周期短,上市条件相对简单。

这对一些谋求上市,但本身资质却没有达到要求的公司而言,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