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双奥我的城》陈盆滨: 我要站上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

在40岁的年纪跨界转项,南方长大、渔民出身的陈盆滨成为“三亿人参与冰雪”最好的代言人。

今天的《我的双奥我的城》,请听陈盆滨的冰雪故事:我要站在2022年的冬奥赛场上。

《我的双奥我的城》陈盆滨: 我要站上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

意大利2026年冬奥会2026年冬奥会 图-1

陈妺北京体育广播双奥之声记者跨界跨项的冰雪追梦人烈日下,中国越野滑雪队跨界跨项组做着身体协调性的训练。

41岁的陈盆滨和一帮17、18岁的运动员们分组接力,分别向后、向左、向右跑。

陈盆滨的协调性不是很好,主动申请站在队尾:“我站在后面吧,我总是慢半拍……”和年轻人一起比速度和灵巧性,陈盆滨落了下风,他所在的组别输了比赛,整个队伍被罚做俯卧撑。

虽然年纪大,但是陈盆滨训练的劲头却比年轻人还要拼命,汗水哗哗地流了一脸。

陈盆滨说:“拼命的劲肯定要有。

我跟这帮小年轻基本上十七八岁、二十岁以内的,跟他们父辈同岁差不多,柔韧性、协调性、灵敏程度都不如他们,所以我不尽全力的话,我跟他们的差距就会越拉越大,所以我必须要尽全力才能慢慢接近他们的水平!”。

2026年冬奥会 图-2

陈盆滨此前在耐力跑中陈盆滨曾经是中国耐力跑运动员。

2014年,他成为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的世界第一人,2015年他成功挑战100天跑100个马拉松。

出生在浙江台州,渔民出身的陈盆滨是中国最具盛名的耐力跑选手。

但作为一个从小就没怎么看过下雪的南方人,在40岁的高龄却跨界成为一名越野滑雪运动员,连陈盆滨自己都说没有想到:“很多事都是机缘巧合、比较有缘。

2008年时,我是宁波的奥运火炬手。

到了2015年,我完成了100天100个马拉松,为申冬奥加油。

真的没想到,三年之后自己会成为北京冬奥会的选手。

我觉得这个时代给了我很大的机遇,我们和北欧的选手差距太大了,他们有百年的基础在这里,我们基础太太弱了。

所以我在想,我来参与的目的就是‘唐僧去西天取经’,陈盆滨去北欧取经,把经取回来,通过一种更快捷的方式,我们只要通过十年乃至五年就能达到他们的高度。

2026年札幌冬奥会2026年冬奥会 图-3

‍陈盆滨接受体育广播记者采访2018年11月15号,陈盆滨宣布转项成为越野滑雪运动员。

当时的第一堂训练,就是越野滑雪项目夏天的替代训练——越野滑轮。

他说道:“我记得当时站上去,教练教的是左转、右转、后转、后跳,我当时吓死了。

这个东西根本不知道怎么能够站稳,到底什么时候能练得好,而且摔了以后是真的很疼。

一摔倒的时候我就想回去,就是不想练了。

但一想到已经说出去话,还是希望能够坚持,也希望这种坚持让更多的大众参与其中,能起到一个榜样作用。

”练习越野滑轮一个月后,陈盆滨和队伍一起飞到芬兰训练。

第一次看到没到膝盖的雪,第一次拿到专业越野滑雪板,陈盆滨高兴得又摔跟头了:“晚上去飙了一下。

一转弯,哇,很帅的感觉!我第一次下坡的时候也吓死了。

因为雪是软的,所以不疼。

”陈盆滨非常珍惜在芬兰训练的机会。

有一次训练中,陈盆滨的左手受伤,手指肿得跟胡萝卜一样粗。

但休整几天后,陈盆滨单手单杖,继续训练。

他说:“有一次下大坡的时候别了一下。

但时间很紧,就这一千天的时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教练知道;三天不练,所有人都知道了,所以必须要开始要训练。

”作为国家队的一员,胸前佩戴着五星红旗,41岁的陈盆滨开始把目标放在北京2022年的赛场上:“希望真正穿上雪板以后,我能够站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50公里的赛场上。

这是在只剩一千天的时间,我要努力的。

难度可想而知,需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才能做得更好。

2026年冬奥会 图-4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来源:http://www.jiyueba.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