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首无法抵消犯罪, 上海杀妻藏尸案今二审宣判: 死刑

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朱晓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但是,面对死刑的结果,被告人朱晓东认为法院忽视了自己的自首情节,并在宣判当天下午提出上诉申请。

自首无法抵消犯罪, 上海杀妻藏尸案今二审宣判: 死刑

2018年12月13日上午,该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庭审中,朱晓东上诉辩称其并非预谋杀人,系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法律界人士认为,从一审判决书来看,上海二中院已经在量刑时对自首情节予以考虑,但出于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尸体等行为,因此仍给出死刑判决。

至于是否为非预谋杀人,朱晓东作案前曾购买书籍《死亡解剖台》,并在案发当天购买摄像头等,此类行为难证其非预谋杀人。

此外,据媒体报道,在二审现场,朱晓东一方辩护人提交了一组杨俪萍的微博作为新证据。

辩护人认为,本案属于因婚姻家庭矛盾而引发的突发性犯罪,且杨俪萍生活中偶有厌世等极端情绪。

朱晓东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朱从轻处罚。

对此,检察机关在庭审中回应,辩护人提供的新证据与本案事实之间缺乏关联,且由几条微博推断杨俪萍的行为也缺乏客观证据。

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素材整理自东方网、封面新闻、中国新闻网等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2019年7月5日上午10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上诉一案(“杀妻藏尸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审对朱晓东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2019年7月5日上午10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上诉一案(“杀妻藏尸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审对朱晓东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朱晓东及其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宣判。

受害者杨俪萍父亲微博表示,正义到来受害者杨俪萍早上9点,阴沉沉的天空飘起了零星小雨,现场门口已经聚集了大量媒体。

此前,受害者杨俪萍父亲杨敢连对媒体表示,在等待二审开庭宣判的时间里,他们的心情表现得都比较平静,但也有焦虑。

平静之处在于,他们相信二审开庭宣判,会维持一审原判,而焦虑之处在于,这段等待的时间过长了一些。

杀妻藏尸冰柜案件经过杀妻藏尸案二审 图-1

大量媒体聚集令人惋惜的是,凶手虽然最终得到了法律的严惩,可逝去的年轻生命,终究是找不回来了。

案情回顾这起引发舆论关注的案件发生在2016年10月17日上午。

根据一审判决书披露,当日,朱晓东在家用手扼住妻子杨俪萍的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嗣后,朱晓东又将杨俪萍的尸体藏匿于家中冰柜,直到2017年2月1日才将此事告知自己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投案。

对于作案原因,据一审判决书介绍:系婚姻家庭矛盾引发。

对于女儿被女婿杀害的事实,杨敢连表示,至今都无法接受。

据杨敢连回忆,杨俪萍与朱晓东于2015年12月31日登记结婚。

在得知小两口凑不出婚房装修钱时,杨敢连拿出了10万元帮助,两人在2016年5月28日举办婚礼。

然而,婚后的生活却不如人意。

据杨敢连介绍,婚后月余,女儿杨俪萍发现丈夫有了婚外情,并已与第三者交往半年。

事发后,朱晓东承诺不再犯并写下保证书。

一审判决书显示,朱晓东在庭审中供述,2016年8月,朱晓东再次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

“其实他们的矛盾一直存在,这些都助长了朱晓东杀人的念头。

朱晓东在庭审时供述:事发当天早上,他与杨俪萍发生口角,继而将其掐死。

并用被单包裹后藏于家中冰柜。

被害后,杨俪萍的尸身藏在冰柜中3个多月。

据杨敢连介绍,之所以家人没能第一时间意识到女儿出事,是因为朱晓东在事发后的三个多月里,冒充杨俪萍的身份,借微信与家人和朋友保持联系。

此外,据被害人杨俪萍方代理律师樊顒介绍,期间朱晓东私下里转移杨俪萍个人资产数万元,且透支了几张信用卡。

据一审判决书介绍,作案后,朱晓东使用被害人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

直到2017年2月1日,因杨敢连60岁生日请两人回家团聚,朱晓东才意识到事情瞒不住了,就向自己父母坦白行凶事实。

来源:http://www.jiyueba.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