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以亿计被罚452万

凭借着这些“王牌”,欢瑞在影视圈中迅速“走红”,捧红了杨幂、李易峰的同时也赚得盆满钵满。

尤其是李易峰,凭借2014年欢瑞世纪出品的一部《古剑奇谭》迅速走红。

同年,李易峰也和欢瑞世纪签订了5年的经纪约。

欢瑞世纪相关公告显示,合同期前第一年,欢瑞世纪获得李易峰演艺经纪合约收入的30%作为佣金;后4年,欢瑞世纪获得李易峰合约收入20%作为佣金。

以2016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李易峰个人收入为1.7亿元不难看出,李易峰为作为经纪公司的欢瑞世纪带来了不菲的利益。

但从2015年杨幂离开欢瑞世纪开始,欢瑞世纪核心艺人陆续出走,也让欢瑞世纪曾经引以为傲的艺人经纪开始走向落寞。

2016年,曾出演《盗墓笔记》的杨洋与欢瑞世纪解约;到了今年,李易峰与欢瑞世纪的合约于3月30日到期。

从李易峰和欢瑞副总裁姜磊2019年3月30日的微博互动来看,双方并未继续续约,而是选择了和平分手。

目前欢瑞世纪手中握有的核心艺人仅剩杨紫。

此外,公司还拥有任嘉伦、秦俊杰、茅子俊、颖儿、王劲松等40多位签约艺人。

业内人士分析称:作为当下最火的“90后流量小花”,从杨紫成立工作室、与家人一起成立影视公司一系列动作来看,合约到期后杨紫和欢瑞世纪续约的可能性也非常小。

流量明星仅剩杨紫,未来欢瑞世纪艺人经纪业务将怎样开展?欢瑞世纪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将继续以剧集制作和艺人经纪为核心,强化主业。

”记者发现,在核心艺人的不断流失下,欢瑞世纪业绩不可避免受到一定影响,从2016年以后,欢瑞世纪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

2018年年报显示,欢瑞世纪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5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23.09%。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毕媛媛 每经编辑 杜 毅。

欢瑞世纪4年财务造假以亿计被罚452万 李易峰、杨幂卷入其中上市能造富,也会把藏在阴暗处的污垢连根带出。

曾签约杨幂、李易峰、杨紫、贾乃亮等多位艺人的欢瑞世纪,为了顺利完成借壳上市,从2013年开始连续四年,通过虚增营收、虚构收回应收款项等手段给利润大肆“注水”,如今收到证监会惩罚。

11月4日晚间,欢瑞世纪发布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证监会的处罚,欢瑞世纪及相关方将面临452万元的罚金。

11月6日,欢瑞世纪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将引以为戒,严格遵守各项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继续加强公司内部治理规范化。

公司将继续加强实际控制人和董监高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

有意思的是,欢瑞世纪股价似乎受此次处罚影响不大,11月5日下跌2.66%,11月6日反而上涨0.78%。

在影视资产估值泡沫化的巅峰之时,凭30亿元成功借壳上市的欢瑞世纪,曾经风光无限,如今伴随着核心艺人频繁出走、业绩表现不如意、财务“地雷”频发、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增大等一系列问题,欢瑞世纪能否安全度过?欢瑞世纪“四宗罪”波及杨幂、李易峰欢瑞世纪公告称,2019年11月4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重庆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该《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及2016年半年度的财务数据,导致欢瑞世纪公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

对于处罚决定书中的一系列违法行为,证监会责令欢瑞影视、欢瑞世纪,以及相关人员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于罚款。

根据罚款细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算,此次欢瑞世纪及相关方累计被重罚452万元。

此外,在此次公布的处罚书中,曾经是欢瑞世纪签约艺人的杨幂、李易峰均被波及。

在“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的情况”中,提到的涉案主体“上海轩叙”,曾是杨幂持股的公司,其曾持有上海轩叙30%的股份,2016年杨幂退出上海轩叙。

而在占有资金方面所提到的“艺人李某某”则为李易峰。

欢瑞世纪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李易峰确实曾在2015年2月份向影视公司借过1800万元,用于购置房产。

李易峰已于2017年元月份向影视公司归还了这笔借款。

具体来看,欢瑞世纪造假分为以下:(一)提前确认多部剧营收,2013和2014年虚增营收9700多万。

1)欢瑞影视于2013年12月确认《古剑奇谭》版权转让收入4905.66万元,发行收入141.17万元,同期结转成本2571.96万元(含2015年会计差错更正调整增加2013年营业成本720.09万元)。

但实际上,欢瑞影视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签订的《电视剧〈古剑奇谭〉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为2014年2月17日,晚于欢瑞影视2013年12月确认《古剑奇谭》营业收入时间,且欢瑞影视在2014年6月27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古剑奇谭》母带交接工作,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2)提前确认《微时代之恋》营业收入,且《授权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风险。

欢瑞影视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订的《影视节目独占授权合同书》(以下简称《授权合同》)以及《补充协议》生效时间为2014年2月10日,晩于欢瑞影视2013年12月确认《微时代之恋》营业收入时间,且《授权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的风险,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此外,欢瑞影视不能提供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带交接的资料,不能证明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带交接手续。

《微时代之恋》版权转让收入1886.79万元,同期结转成本846.1万元。

3)提前确认《少年四大名捕》营收。

欢瑞影视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签订的《电视剧〈少年四大名捕〉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为2015年2月26日,晚于欢瑞影视2014年12月确认《少年四大名捕》营业收入时间,且欢瑞影视在2015年3月13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少年四大名捕》母带交接工作,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少年四大名捕》版权转让收入2490.57万元,发行收入298.87万元,同期结转成本1537.57万元。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